青糖_混圈路人甲

悠悠堇:

昨天怎么都说不听的姑娘们要是看了这个还没改变想法我也没什么好说了。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All叶/喻黄叶】盲猫(5)

*严重OOC
*私设多多多
*不知道会写多长_(:зゝ∠)_
*苏苏苏苏苏苏苏
——————————————
蓝雨这周是在H市和嘉世客场比赛,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返回G市的飞机。
在 机场之前,黄少天和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到附近给小家伙办理了宠物托运,在到达G市之后,又偷偷摸摸的把小家伙接了出来,两人从来没有干过这种“违纪”事儿,到了晚上都精疲力尽。
而叶修更是十几年没有离开过大地母亲的怀抱,折腾的不轻,被接出来时整只猫都是蔫儿的。
【这段纯属虚构啊纯属虚构,我没用过宠物托运,也知道不会那么快,但是为了剧情发展,只能这样了qwqqqq】
黄少天怀里抱着小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喻文州,问道:“队长……这小家伙…… 你怎么打算?”
喻文州抬起头, 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小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认真的说道:“少天,我想养它。”
黄少天一愣,旋即勾起了嘴角:“真巧,我也是。”

既然打算养猫了,有些事就不得不提上日程了,首先,就是给他起一个狂拽霸酷屌的名字!
“叶子!”
黄少天面向桌子,半蹲,直视着被放在桌子上的小猫。
“没错!,从今天开始,你的名讳,就是叶子!身为一国的太子!而我,是你的太傅,你的帝师!待你登基之后,切莫忘记本太傅的功劳!”
叶修悄悄翻了个白眼,艰难的挪动了一下圆滚滚的身子,用后背对着黄少天,尾巴不屑的甩了两下。
妈的制杖。
怎么这么这么久过去了,这孩子还是这么蠢,一点儿都没变。

第二就是购买养猫需要的东西,在这方面喻文州和黄少天很一致的都挑好的买,毕竟钱对二人来说并不是问题。猫砂之类的东西,乱七八糟买了一堆。
在到达G市的第二天,两人就拎着小家伙去了宠物医院,并且无视小家伙的挣扎做了个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是小猫全身都非常健康,医生根本不相信这原来是一只野猫。
被医生这么一说,喻文州倒是想起来了,当初自己找到这只小猫的时候,小家伙呆着的地方虽然很小很偏,但一点儿也不脏乱。
难道是附近家里不能养猫的孩子偷偷养在那里的?

第三就是换一个住的地方,在蓝雨训练营里肯定是不允许养猫的,喻黄二人只能在蓝雨附近找一间房子租,不能离得太远,找房子就费了两人好大一番功夫,而在搬出蓝雨前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只能小心又小心的护着小猫不被发现。
小猫被藏在喻文州的房间。
毕竟身为队长,喻文州比身为副队长的黄少天要成熟稳重得多,队员们一般打个游戏机看个比赛什么的也都会去找黄少天,而不是喻文州,放在喻文州的房间比放在黄少天的房间安全得多。
幸亏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喻文州看中的一套房子的房主,恰好是蓝雨的粉丝,很爽快的和喻文州办好了租房事宜,两个人都没有多少要带的东西,收拾一下就能搬走了。
对此蓝雨的经理倒没有什么异议,黄少天虽然脱线,但并不是一个心里没谱的。再说,喻文州也会看着他的。

喻黄二人搬走的前一天。
喻文州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要带的东西,确认无误后直起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刚想转过身去把电脑关掉,却一下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队长队长,我是少天!你睡了吗?快开门!快!有急事儿!”
喻文州三步并成两步走过去把门打开,还没来得及让黄少天进到屋里,就被对方按住了肩膀。
“队长,苏沐秋退役了。”
“嘉世的队长,苏沐秋,退役了。”
tbc.
蟹蟹观看_(ÒωÓ๑ゝ∠)_

啊啊啊啊啊啊这么久没更是我不对!!!
我错了打我吧!!!
麻烦轻点儿打……(ಥ﹏ಥ)

【All叶/喻黄叶】盲猫(4)

*严重OOC
*叶神猫化
*私设多如狗
*苏苏苏苏苏苏苏
*不知道会写多长qwqqqqq
————————————————
第二天早晨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买完早餐回到宾馆了。
其实战队在宾馆是给提供伙食的,但黄少天嘴挑,同意在蓝雨的食堂吃饭都是俱乐部经理一边好言相劝一边改进食堂伙食争取到的结果,客场比赛如果不是特别赶时间的话一般都会拉着喻文州到外面吃,时间一长,喻文州也跟着黄少天在外面吃了,俱乐部也不好强求,反正花的也不是俱乐部的钱,就随他们了。
黄少天兴致冲冲的跳下床,拖鞋都没穿就窜到了昨夜用毛衣搭出的猫窝旁,探着脑袋向里面看去。
小家伙缩成了一团,身子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着,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要多萌有多萌。
黄少天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看着,心都快化成水了。
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黄少天坏心眼儿的伸出手,拉起小家伙的一只小爪子,轻轻捏着,同时将头凑到小家伙的耳朵旁,吹了两口气,怪叫到:“小家伙———起床啦———起床起床起床————”
叶修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啊!!!当年还能以人形生活时作息就极为不规律,早上基本是爱睡到几点睡到几点,后来出了意外,修为倒退,别说人形无法化成,双眼都被人下了咒无法使用,叶秋找来的时候,半是心疼半是愤怒,之后的几年半点委屈都没让叶修受过,更别提这种“粗暴”的唤醒方式了。
妈蛋这还能忍??!!叶修愤怒的从黄少天手里抽回爪子,“啪”的一下打在了施暴者的脸上。
猫崽肉肉的小爪子能有多大威力?爪心的肉垫糊在脸上,根本不疼,说是舒服还差不多。
于是蓝雨的队长将早餐在桌上摆好后,刚想叫自家副队过来吃饭,一回头却看到了某货一脸痴汉的抓着受害者往脸上摁,嘴里说着什么“嗷嗷嗷好软肉垫好好玩嗷嗷嗷再打一下再打一下”,受害人一只前爪摁在对方鼻子上阻止对方的进一步接近,另一只爪子搭在对方手上不停的用力拍着。
叶修(撕心裂肺):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你怎么了啊啊啊啊黄少天醒醒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痴汉脸)啊啊啊啊啊啊肉垫啊啊啊啊肉垫好有意思啊啊啊啊啊!!!
喻•唯一的正常人•文州:-_-#
“行了少天去洗脸吃饭,放下小家伙吧……”终于看不下去了,喻文州一手抱起小家伙,一手拎着黄少天的衣领把他丢进了洗手间。
喻文州担心小猫不能很好的进食,就顺路买了一瓶鲜奶,递到小猫面前时,小家伙的的脸明显皱了起来,嫌弃的用爪子扒着碗壁。
看到一只猫脸上露出如此人性化的表情,喻文州不由的觉得好笑,对面叼着油条的黄少天更是被狠狠噎了一下。
叶修不爽了,转身就要走,结果却忘了自己刚刚被喻文州捞到了桌子上,一脚踩空向下面摔去,喻黄两人毫无准备,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家伙掉下桌子。
叶修就算看不到,身为猫的反射神经也不是吃素的,在空中一个转身调整了方向,稳稳的落到了地面。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快被吓死了手忙脚乱的把它抱起来检查,然后发现,屁事没有。
喻&黄:……=_=
叶修:呵呵智障◉‿◉
猫脸上露出了一个令人牙酸的表情。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把小家伙拎起来,摁到鲜奶里。
叶•口嫌体正直•修挣扎了几下无果后,乖乖的扒拉着碗壁舔了起来。
恩,这样才乖嘛。喻文州轻轻给小家伙顺着毛,满意的笑笑。
tbc.

蟹蟹观看\(//∇//)\
啊啊啊啊就是不会写过渡章啊怎么办怎么办!!!磨了好长时间就挤出来这么点是我的错我有罪qwqqqqq

题外话,亲们家里有小孩子的一!定!要!照!顾!好!!!
我小叔家孩子上幼儿园,那天下雨,放学之后一个人上楼取伞想下楼和同学玩,小叔家离幼儿园很近,我小婶就没跟上去,孩子上楼进了屋之后不小心把门反锁上了,就叫另一个小孩去找我小婶要钥匙,他就趴在楼上打开窗户看,我小叔家住六楼!!!为了方便拿菜没把栏杆上全,孩子就掉下去了!!!我小叔小婶都吓疯了,幸亏离地面不远有条绳子荡了孩子一下,孩子现在胸部有骨折,但没有什么太大危险。
一定要小心!!!!

致所有同人作者:请谨慎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 (转载)

萧备WUJ:

飝。:



父母有责任教好子女,但动画片请不要帮我们教坏他们。同样我也会受到看的文章的作者观念的潜移默化,有时候可能不那么坚定,所以请各位作者创作的面向所有人的作品不要宣扬暴力爱等,如果想写,请在文章开头注明。




Alastiel:







想了想还是加一点内容再转载一次








这篇博文有2000多个赞,很多人点like和推荐,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真的了解性侵题材泛滥的危害。看到随缘和lofter一再出现有noncon甚至rape情节的EC文,而作为EC的CP粉,作为这些不负责任对角色没爱只想写“黄暴”梗作者笔下施暴那一方角色的粉,我个人真的因为这些“作品”感到恶心。








10.7凌晨补充——








如果各位是从我这里看到的这篇,有兴趣的话请点击这篇博文里提供的豆瓣原文的链接看一下原作者完整的日志以及下面的评论,可以看出noncon这种题材或者说梗其实在同人圈里是比较受欢迎的,有人维护,有人因此跟原作者争论。








因为是我自己的lofter,在这两天SY的EC监狱文事件发生时,我还是想明确表达一下自己针对noncon这种同人文中并不鲜见的题材的观点并就这个观点发散性地聊聊








先把我自己在豆瓣的回复直接贴过来——








写同人为什么不需要三观正,没想到时隔多年刘沙教主的论调也有人支持了? 
楼上说成年人最好有独立的判断是非能力,有没想过现在混在各种同人圈的读者和写手超过三成都是中学生,包括初中生 
noncon的题材有很多人喜欢,有市场就有人写,且目测有越来越多的人写,故事的基调不是对性侵的批判也没有讨论,而是攻受因性侵结缘的“浪漫发展” 
而这些作者和读者里很多连初次的性经验都没有,根本就不知道非自愿的性行为带给受害者怎样的心理和生理摧残,很多喜欢noncon题材的作者读者觉得这是“粗暴一点”的性爱情趣,其实相差甚远,而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区别就开始使用性侵题材和情节作为笔下那两个并不属于自己的角色间的故事构成,无可避免地扭曲“原本正常”的角色,只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夺眼球赚回复,这样的创作出发点,难道能给同人圈带来正面积极的发展? 
再说楼主并没有“要求”全部人遵守规范,而只是提出一个正面创作的倡议,这也有人反对真是奇了。
















在引发这两天风波的SY帖子里,我看到了不止一次这样的为作者辩护的回复——强奸只是一个梗,一个脑洞,所有的CP都有强奸和强制性爱的文而且不失好文,甚至——其实我们掐的不是强奸而是被插射。








说实话,我真的对同人圈如此纵容性侵和强制性爱题材感到惊讶,有回复指责EC粉对noncon双标,至少我没有,只要是这方面题材的文我都不会看,更不会喜欢,noncon就是noncon,跟有没有润滑剂和施暴者是不是暗恋受害者没有关系。








为什么我持如此的态度?








因为








第一,我个人真的已经非常非常厌恶这种题材,梗,脑洞,一切说法,这是无可辩驳的刑事犯罪行为;








第二,我真的有这样的受害者朋友,也许称不上很亲密的朋友,但我们见过面,聊过天,保持着联系,而TA的遭遇我是从我们共同的朋友那里得知的,这经历是TA终身的噩梦,终身的,噩梦。








而且无论施暴者如何忏悔是否得到惩罚,TA都不原谅,绝不会原谅,因为TA需要尊严支持自己继续生活下去。








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提起这个,因为我觉得无论在多遥远的地方提起,都是对TA的伤害,那太可怕了,太痛苦了。我怀着对TA的深深歉意提起这个,只希望能引起各位的思考。








我知道EC粉里有很多POI迷,你们还记得第一季中为曾被迷奸的姐姐复仇的医生吗?我记得我看那一集的时候真的感同身受。








这也解释了我为什么会在豆瓣回帖里说那样的话,我看过一些心理分析材料,请原谅我无法在这里引经据典,我没有那么仔细地去研究,但我是去了解过一些情况的。








相当一部分对强暴和强制性爱感兴趣的人,是没有过性经验的人,不管男人,或者女人,他们不了解,也无法体会,痛苦、屈辱和快感的转换远没有小说和文中呈现的那么轻易和简单。








强暴不等于粗鲁一点的做爱方式,强暴不是情趣,no means no








强奸、迷奸、诱奸、蓄意猥亵,都会给受害者带来非常大的生理和心理摧残








我不想用道德绑架什么,也无法去纠正别人的想法和观点,但我也惊讶于现在“你连noncon梗都不接受?你简直是在用道德绑架作者的自由创作”这样的同人圈风气








以及惊讶于看到类似”随缘就是自由创作的天堂,不接受kinky梗还是去看贴吧文吧“这样的论调








我代表个人觉得,这非常的非常的不可取








在越来越多的民间创作建立起”强暴也可以产生爱“”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受害者爱上施暴者是正常的“这种观念,我真的不觉得这会带来很好的影响








而很多创作者和这类题材的喜爱者,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尤其当他们还只是中学生的时候
















作为一个连写手都算不上的CP粉,我还真没有那么妄自尊大到说想正风,想规范,想劝说其他同人作者怎么写怎么做








因为是自己的地盘,而承蒙同好们的错爱,我的更新可能会在一些同好的lft首页出现,我希望借由自己表达的观点,来引起一些有同感的同好们的思考。








我家太太purple  @Drift in the sky 在转发这篇的时候说得非常棒








在此请允许我先斩后奏的引用——








請尊重角色,同時也尊重你自己。文字的力量影響的層面會比你自己想像的還要強大許多,甚至常常會發展成你根本想像不到的狀況。








請不要因為一時覺得有趣或者新鮮就如此荼毒角色,也不要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這世界不就是因為有太多的『沒什麼大不了』而變成了眾多的小惡累積而成可怕的風氣嗎?








請謹慎處理自己的文字,以及自己所選擇閱讀的文。








以及本文的原作者在日志的补充内容中说到的——








我想问,什么是社会?社会就是我们每个人加起来的集合体。对于性侵受害者来说,其他人发出的声音就是社会的声音。就好比有些人,自己就不讲公德,还说社会风气不好,殊不知这糟糕的社会风气也有自己的一份。








希望这些我觉得很棒的句子能引起思考。








最后我想说








即使是在这乱糟糟的世间,三观正,也并不可耻。
















Sardar.:















这里因为属于原作者的日记,我仅转一个小片段,希望各位同人作者谨记这篇文章所说的每一点。此为全文:http://www.douban.com/note/302915437/
















请记住,任何对性侵犯者的开脱,都是对受害者的再次伤害。








【怎样做】

1. 永远,永远不要把性侵犯当做普通的“肉”来写。

2. 善用警告标签,表明文中有性侵犯行为(如果不确定是不是,自己google一下),不要模糊界限。

3. 对于在文中发生的性侵犯,不要一笔带过受害者收到的伤害,不要让受害者轻易原谅施暴者。

4. 不要用“爱”或类似的情感来解释施暴者的行为,尤其不要美化施暴者的心理活动。

5. 不要夸大“嘴上说不要心里/身体其实很想要”的心理。国际上有句很有名的打击性侵犯的标语:No means no. 施暴者也会为自己开脱,说受害者口是心非。

6. 在描写SM或rough sex之类的情节时,通过文中人物传达正确、理性、成熟的性观念,表明双方都是自愿,并且有完善的保护措施。

7. 如果你们真的爱自己笔下的CP,尤其是攻,那就不要让他变成qiang奸犯。让他做个体贴的伴侣,用健康的方式向另一半表达爱。

我针对同人作者写这篇东西,是因为同人圈对性行为的描写出现频率很高。而很多作者和读者都没有意识到,不健康的性描写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都不清楚什么是健康的性爱。我真心希望作者们能担起一点责任,通过这个小小的平台传达一些正确的观念。












记一个脑洞www占 tag抱歉qwq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以前想到的梗【喂
一个开在兴欣的睡衣派对【滑稽脸】
有人想看吗(☆w☆)
占tag抱歉
如果有一天我突发其想把它写出来了就把这条删了😂😂😂

【All叶/喻黄叶】盲猫(3)

*严重OOC
*私设多如狗
*不知道会写多长XD

叶修感觉自己有点方。
本来,本来啊,本来他就是睡着睡着,突然就被……饿醒了。
机智无比的叶修大大怎么可能就让自己这么饿着呢!于是他当机立断,果决勇敢的踹醒了身边睡得不能再香的叶秋迪迪。
对此叶秋表示呵呵自己早都习惯了,但如果不象征性的骂这家伙两句那某人岂不是要更加得寸进尺了么,那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于是几乎是在清醒的一瞬间,叶秋就条件反射性的吼道“卧槽混账你干什么老子在睡觉你没看到啊老子惯你吃惯你喝还惯出你脾气来了??!!”
叶修有(bu)能(yao)耐(lian)啊,下一秒就从善如流的回应“啊就知道你嫌弃哥哥眼睛看不到化不出人形不能给你找食物帮你打架既然这样哥哥还是主动离开你吧不会成为你的困扰的”。
叶家双子互相大眼瞪小眼了几秒钟后,叶秋认命的尾巴一扫化作人形给哥哥找吃的去了。
叶修(doge脸):呵呵小子你还嫩着呢。
或许是太晚了食物很难找到(?),过了很长时间叶秋仍未回来。
大家都知道,睡觉时一旦被饿醒了再想睡着就比较难了,叶修在窝在猫窝里辗转反侧半天无法入眠后陷入了一种空前绝后的幽怨状态:
“喵——”  “(叶秋——)”
“喵——”  “(跑哪儿去了呀——)”
“喵——”  “(你哥我快饿死了——)”
“喵——”  “(快回来——)”
……
如此种种。
但让叶修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喵之召唤”吸引过来的不是迟迟未归的叶秋,而是……一只野生的喻文州。
“……小家伙?啊,在这里……是被主人抛弃了吗……来,到我这里来,我带你回家……”面前突然出现一双有力的手,将叶修从猫窝中抱了出去。
别看叶家双子现在住的巷子十分偏僻,猫窝更是简陋无比,但这其实是叶秋经过多方比较后决定的,猫窝的位置非常避风保暖。喻文州将叶修抱出后,初秋夜晚的凉风让叶修霎时打了个哆嗦。
喻文州:“啊乖,不怕不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放心啊。”
叶修:“excuse me???”
至于一路上不停的猫叫,那只是叶修在日常吐槽。
叶修:“欸欸欸小伙子哥告诉你啊,你这可算是拐卖人口啊,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赶快把哥送回去啊balabala……”
当然在喻文州耳朵里,就是这样的:
“喵喵喵喵喵喵喵……”
喻文州很心疼,叫成这个样子,是对人类有多大阴影啊,以前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呵呵,一切都是套路。
喻文州在宾馆门前的一番教诲让叶修放下了对喻文州的成见。
可怜的小伙子,都开始和猫讲人生了,这是受了多大刺激啊啧啧啧。
看吧,果然是套路。
在宾馆大厅里的疯狂挣扎?叶修表示那真不是他故意的。
他突然只是想到了一个被他丢到了太平洋里的问题。
他被带到了这里,那当辛苦觅食的叶秋迪迪回到猫窝后会是什么反应。
1.懵逼
2.崩溃
3.喜极而泣
啊,怎么感觉都不太对……
但这三个选项导致的共同结果就是下次再遇到叶秋时,他会死的很惨。
叶修很惜命。
于是他开始疯狂的自救。
然后他发现喻文州的胳膊越夹越紧。
呼……好累……那就不要再自救下去了吧。
恩,等到下次见到叶秋时他可以说“你哥我当时尽了最大努力去抵抗敌人结果被镇压了真的是非常可怜你不能怪我”
恩,应该会相信吧……大概……

—————————————————————
真正让叶修有所触动的是后来出现的话唠青年。
他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关于两人的猜测却无法肯定。
这个猜测让叶修的心砰砰跳个不停,多少年,叶修都没有过这种感受了。
明明眼前还是一片黑暗,眼前却自动浮现出两人的容貌来。
后来的对话,让叶修的猜测被证实了。
他叫他队长,他叫他少天。
喻文州……黄少天……真的是很久远的名字了。
灯光下,没有焦距的猫瞳中闪着异样的光芒,最终被猫咪垂下的眼睑掩盖,不见痕迹。
tbc.
蟹蟹观看www
那么问题来了,叶神变成猫了兴欣是由谁建立的捏?

【All叶/喻黄叶】盲猫(2)

*严重OOC
*私设多如狗
*不知道会写多长XXXXD
—————————————
“嘘,少天。”喻文州小心的把小家伙放在床上,轻声截断了黄少天足以惊扰到整个宾馆的大嗓门。
黄少天只好恹恹的闭了嘴,趴在床边看着喻文州检查小家伙身上有没有伤口。
这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那种黄白相间的野猫。
没过多长时间,黄少天又忍不住开始碎碎念起来:“诶队长你从哪里弄到的猫啊这么小一只……做咱们这行的不能养宠物的你别忘了啊……话说这到底是什么猫啊该不会是中华田园猫吧……”一边嘀咕着一边伸出手指轻轻点着小家伙的脑袋。
喂……中华田园猫是好几种猫的总称吧……善解人意的喻文(xin)州(zang)抽了抽嘴角什么也没说。
小猫身上除了有些脏以外并没有什么外伤,许是刚到新地方有些认生(黄少天如是想道),检查时并没有像寻常野猫一样挣扎不已。
看着看着,黄少天感觉出点不对味了,猫是好动的动物,再乖的猫都不可能长时间不动一下。
可眼前这只猫,除了前爪偶尔的挪动以及尾巴一直在晃来晃去之外,姿势基本没有任何变化,耳朵却是一个劲动个不停。
“队长……这只猫……”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出声。
“恩。”喻文州收回在小家伙身上上下检(kai)查(you)的手,接过了黄少天的话头,“这只猫,眼睛有点问题。”
“果然啊……”黄少天变得认真了起来。
如果这是一只正常的猫,黄少天还可以将它送人或者放生,然而已知眼前的小家伙身体上有缺陷且处于如此年幼的状态下,黄少天绝对无法心安理得的这么做,即使不能养,他也绝对会用心的去为它找一个负责的好主人。
但奇怪的是,他并不想把这只小家伙交给别人去养,即使明知道它会过得很不错也完全不想。
或者说,就算小家伙没有任何身体上的问题,他也想把它留在身边。
或许这就是缘分。黄少天想。
他和这小家伙有缘呢。
“少天,来,看这个。”喻文州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伸手接过。是一块小小的圆形木片,摸上去并不光滑,好像是刻了些什么东西。“是个字啊……看不清是什么啊……队长你这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啊……”
“小家伙身上的,进宾馆之前让我给摘下来了……我看看。”喻文州拿出手机调出手电筒功能凑了过去。
“啊呀还是看不清啊……等等等等队长你别动对对就是这个角度让我看看……恩?这是……”
“叶?”
蓝雨的王牌和蓝雨的队长面面相觑。
这指的是什么?主人的名字?主人的象征?又或者是小家伙的名字?
完全摸不着头脑嘛……
“咳……要不然……先这样……?明天再想想怎么‘处理’?”黄少天看了一眼仍乖乖趴在床上的小家伙提议道。
喻文州自然没有意见。
小家伙看上去也就半岁左右的样子,在没有兽医的指导下,两人不敢擅自给它洗澡或是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给它喂了点喻文州买回来的稀粥。
至于住寝问题,被黄少天从行李箱里翻出的一件正好有点缩水了的毛衣解决了,收拾收拾就给小家伙当窝使了。
不过黄少天是绝对不会承认小家伙被抱进去时露出的那个生动无比的表情翻译过来就是“一脸嫌弃”或者“呵呵这什么鬼”的。
tbc.

蟹蟹观看(☆w☆)
啊啊啊我要疯发了好几次都发不上去qwqqq已经凌晨1:50了啊求不坑
恩,现在刚好两点,我什么都不想说……

【喻黄叶/All叶】盲猫(1)

*严重OOC
*私设多如狗
*不知道会写多长XD
—————————————
“喵——”
虚弱的叫声在青年耳边响起,引得青年脚步一顿。
已是深夜,青年手中拎着带给队友的夜宵,盯着身侧的深巷思索着。
进,还是不进。
青年犹豫着向前迈了两步,深巷里却又传出了低低的猫叫声。
“喵——”
压抑、无助、带着些许痛苦的声音让青年的心都跟着紧了一紧。
没有迟疑,青年转身闪进了小巷。
那里有什么,必须一看的东西。

喻文州直到进了房间,还是有点气息不稳。
怀里的小家伙一路上叫个不停,喻文州暂住的宾馆明令禁止携带宠物,担心在路过一楼时会被保安发现,喻文州特地在进入宾馆前抱着小家伙好好劝慰了一番求它少叫两声。
他根本做不到把它留在外面。
嘿,真的管用,从进入宾馆开始,大衣被下夹着的小家伙像换了只猫似的,一声不吭。
就要走到电梯口时,喻文州被保安叫住了。
喻文州第一次体会到被吓出一身冷汗是什么感觉。
“喻队?能麻烦你给你们队的徐景熙带点东西吗?”保安拿着一个包裹走过来。
“恩?可以……是什么?”喻文州迅速调整好表情,转身接过。
“一份快递……粉丝邮的吧……嗬,还是同城快递。”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多说了两句,时间一长,喻文州就感觉到,被自己夹得紧紧的小祖宗,开始不安分了。
喻文州当即不敢再留,打着给队友送夜宵的名号逃进了电梯。

房间里,这边喻文州鞋才脱到一半,耳边就出现了黄少天由远及近的叫嚷声。
“哎呀我去队长队长你可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饿死了!!队长我给你说你要是把我饿死了咱们蓝雨可就失去了夺冠的一大资本啊!来来来让我看看你都买了些什么……噫噫噫———这是什么鬼???!!!”
tbc.

蟹蟹阅读
真是炒鸡短qwqqqqq

丨肚肚丨:

【2016】混更_(:з」∠)_

国家队 世邀赛服装 不是古风!不是古风!不是古风!

依旧bug一大堆…
以及点心的是裙裤哦!16春夏男装很流行来的~

店长:

年末总结,即将就是新年了   新年也要请多关照w【交换明信片还在准备ing,,,,,,,,